• 为975万高考生加油,这支满分舞燃爆校园! 2019-03-25
  • 疾风加骤雨 铁军在行动 2019-01-06
  • “媒体大脑”告诉你,监察法草案和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有这些看点! 2019-01-06
  • 【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】习近平指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8-12-31
  • 通过医疗,住房,都是乘人之危,太缺德,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。 2018-12-31
  • 《中国有色金属报》传递爱的力量
    来源: 作者:孙茜 发布时间:2017/9/1 10:46:18 点击次数:2354

    辽宁快乐12最准预测 www.qasy.net 2017年,是满洲里市“蒲公英志愿者协会”成立的第四个年头,这四年里,最先加入协会的乌山员工宁丽艳,先后将20名同事拉入这个协会,而这20人又先后将更多的人介绍入会。

    就这样,如今在“蒲公英志愿者协会”的160名社会热心人士中,乌山员工已有40名之多,他们来自公司各个部门各个岗位,包括宋伟、吕丽、庞成文、程秀兰、王海波、邹利、金锁、许春红、张正平、王树林、王冬然、魏久苍、姜丽华等等。

    满洲里市“蒲公英志愿者协会”,是一个由爱心人士自发组织的,以“助老、助残、助学、助教”为主要内容的民间义工团队。20143月,这个团队由个体商人组建,并逐步吸纳各行各业的爱心人士,他们中间,有干部,有老师,有工人,有服务人员,他们在这个群体中,模糊了原本的职业身份,一起筹集资金,一起服务社会,他们管彼此称作“家人”,并且与“家人”有了一个共同的,有关“爱”的事业。

    协会的活动十分频繁,几乎每周都有一次,这也告诉他们,小小的只有20余万人口的满洲里市,其实有那么多的人需要帮助。

     

    宁丽艳:想要简单的快乐

    宁丽艳娇小的身体中,似乎有着巨大的能量。

    她是乌山选矿厂的一名岗位工人,辛苦的工作之余,协会组织的活动她几乎每次都会参加。

    20156月,“蒲公英志愿者协会”提出,让她成为助老组组长,宁丽艳认真点了点头,瘦小的身子扛起了大梁。

    这是一个只有名分的 “组长”,它与权利无关,与名利无关,只与付出和爱有关。

    宁丽艳说,我只想做点事情,安安静静,简简单单。

    20岁那年,她像很多年轻人一样,背景离乡,工作在外,哪知这一走便是20年,后来母亲瘫痪在床,她却无法日夜照料,成为宁丽艳心里永远的愧疚和遗憾。

    “这是我参加蒲公英的初衷”,宁丽艳说,“我想去帮助那些像我妈妈一样的老人,我是个很简单的人,想了就去做?!?SPAN lang=EN-US>

    因为这样的想法,宁丽艳参加的蒲公英协会的最多活动,便是去托老所做义工。

    在乌山人生活的满洲里这座小城,他们服务过两家托老所,一家是条件较好的养老机构,而另一家则是条件严峻的民办托老所,那便是义工团队的主要活动场所:莲花托老所。

    这座托老所虽然也收取费用,却又有些特别。宁丽艳有些痛心地介绍,寄养在这里的老人大多生活不能自理,而很多老人的儿女在一次性付完两三年的费用后,便如同消失了一般。合同到期后,老人既无人惦记,也无处可去,这座托老所便开始了无偿照顾这些老人的日子,直到他们去世。

    做好事本身是一件辛苦的事情,也让这座托老所经营得十分艰辛。

    小小的托老所,上演着人间最残忍的痛,却也迎来了人间最无私的爱。

    像宁丽艳一样的义工成为了这里的???,老人们像期盼亲人一样,念叨着他们,等待着他们,深爱着他们,而宁丽艳们也确实做到了亲人能做的一切。

    在这里,有的老人半身瘫痪,有的老人不能自己吃饭,有的老人患有奇怪的病症,有人触碰便泪流满面,宁丽艳们的义工工作,包括喂饭喂水、洗衣擦身、换衣换被、清理褥疮、按摩聊天、理发剪指甲等。

    每一项工作都唯有“辛苦”可以形容,并且为陌生人做亲近的事情,会让人产生一种自然的心理障碍,宁丽艳却说,“我相信,每一个去做义工的人,都没有那样怕脏怕累的想法,这些事情让我们觉得自己被需要被依赖,我们为此感到快乐!我们要的,就是这样的快乐!”

    做一个好人,原来是那样简单而纯粹的快乐。

     

    庞成文:我是一名党员

    除了帮助托老所,“蒲公英”为困难学校联系支教老师,为贫困学生捐助书包文具……助学助教与助老助残几乎是同时开展的。

    作为一支自发组织的义工团队,活动中“一送一接”的背后,需要更多的准备和更大的付出。

    “蒲公英”是没有任何补贴和收入的,为了筹集到“做好事”的钱,一方面,他们无数次地从自家账户里取出钱来,买米买油,买布买料,另一方面,为帮助有需要的人,满洲里市的公园、广场、街口,时常出现他们忙碌的身影,鲜花义卖、慈善募捐、旧物回收,他们累了就坐在马路边休息,饿了就迎着冷风端起盒饭。

    庞成文和程秀兰夫妇是乌山选矿厂的双职工,也是这些活动的积极参与者。

    在乌山,笔者采访过庞成文几次。你若问,你的6S管理工作如何做得那样精细?他说,我是一名党员??!

    你若说,你的同事都说和你合作十分愉快。他说,我是一名党员??!

    你再问,你为什么参加义工团队?他说,我是一名党员??!

    “我是一名党员”,是庞成文的骄傲,入党25年,他心里对党的信仰依然是那样炙烈而纯粹,一如当年在党旗下的庄严宣誓,让人为之肃然起敬。

    宁丽艳于20173月不再担任组长身份后,她向协会推荐了庞成文,但是他婉言谢绝了。

    庞成文说,他是乌山选矿厂的一名岗位工,既是党员,又是老员工,当公司需要加班又缺人手的时候,他理应毫无怨言地顶上去。而做义工团队的组长,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,付出更多的时间,他不怕做得苦,只怕做不好。

    除了“蒲公英志愿者”协会,满洲里市还有性质相似的团队“暖城之家”和“善和关爱”,庞成文夫妇也同时参加了这两个协会,他说,“不管是哪个团队组织的活动,赶上休班我就参加。也没有太多想法,只是带着媳妇儿,跟着同事,大家一起做些有意义的事情,从心里觉得高兴!”

        “这个社会真的需要更多的人去付出去奉献”,庞成文这样认为,他真心实意地去帮助别人,却同时被别人的真心实意感动着,正是这种相互感动,相互鼓励,让更多的乌山人加入了这个群体。

     

    蒲公英们:无法停止的爱

    当然,在三年的上百次活动中,有太多美好的瞬间和温暖的画面。

    宋伟是乌山选矿厂的一名员工,性格开朗,做事干练。而在义工工作中,他似乎变得“沉闷”起来,每次到达现场便埋头苦干,又搬又抗,不停不歇,等活动结束拍照留念的时候,他却早已踪影全无。

        吕丽是选矿厂的一名女工,她勤快热心,准备东西,参加活动都十分积极,在宁丽艳辞去组长身份后,勇敢挑起了“助老组”的大梁,撸起袖子为义工工作拼尽全力。在最近一次活动中,她年迈的母亲要求一同参加,她便带着老人,一起去托老所包饺子。

    这次包饺子,同样带着家属去的,还有金锁和邹利夫妻,他们一家四口齐齐上阵,不仅带了母亲,更是将放假在家的孩子也一起带进了团队。

    宁丽艳回忆,乌山有很多双职工家庭,他们大多是一起加入团队,并且在活动的时候选择带上孩子。

    乌山是个年轻的团队,乌山的孩子们可能还在上小学,或者更小,能做的不过是递递东西,擦擦桌子,但是这不重要,更重要的,是这些父母们带给他们的,那场心灵的洗礼。

    这是一场无法停止的爱,只有代代相传,才能生生不息。

    如今,有更多的乌山人正在加入这个队伍,成为义工团队的主力选手。这些质朴无华的矿山工人,用默默的付出和不懈的坚持,在百姓眼中,塑造了 “乌山人”的“黄金”形象。

    版权归中国黄金集团内蒙古矿业有限公司所有 地址:中国内蒙古满洲里市一道街51号国际邮件交换站
    电话:86-0470-3188697 邮编:021400 传真:86-0470-3188697

  • 为975万高考生加油,这支满分舞燃爆校园! 2019-03-25
  • 疾风加骤雨 铁军在行动 2019-01-06
  • “媒体大脑”告诉你,监察法草案和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有这些看点! 2019-01-06
  • 【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】习近平指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8-12-31
  • 通过医疗,住房,都是乘人之危,太缺德,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。 2018-12-31